飲食上精挑細選難取悅的是上海人,上海人中難取悅的是上海女人。上海女人中最難取悅的是身世不凡、品味高超有主見的名女人,而這樣的代表幾乎就是一個人了:張愛玲。

張愛玲絕對是民國上海界吃貨的高手,真正的名門、品味、不會料理的張愛玲,對於吃的精雕細琢如同他的的性格,充分從那種吃不厭精的態度中,展現了他天秤座裏頭對於品味的要求,同時由吃中不難見到個性中的極致偏激。

在張愛玲的著作裡,不少寫出形容吃的名句,最經典的莫過:   「上海女人像粉蒸肉,廣東女人像糖醋排骨。」,吹捧著粉蒸肉的細緻與荷葉包裹後與排骨融合的美味層次,同時更彰顯上海女人心裡那股冷傲,顯然當他嚐盡人生百態後,把人生的感悟與味蕾充分融合以後,展現了更多的層次。

對於食物精細與味覺深入的描述,總令人口水吞嚥不斷。在「彈出與畫餅充飢」,寫盡多少中外美食,淋漓盡致。

您先倒上一杯茶──當心燙!您尖著嘴輕輕吹著它。在茶香繚繞中,您可以看見……”——《茉莉香片》短短幾句,已聞到茉莉茶香。

拜讀小說《18春》裡,張愛玲對於臭豆腐抹辣醬過程中描寫〝就像在麵包上塗果子醬似的,把整塊的豆腐涂的鮮紅〞,對於臭豆腐的形容如此絲絲入扣,聽得叫賣聲便飛奔下樓到處尋找,見著了便擺好了高冷的姿勢買下那碗熱辣的臭豆腐,可顯得高冷底下,有股對於食物的喜愛及可愛心情

對於食物,中國人愛食早已從文人的字字中發現了珠璣,就讓我們的感悟人生從味蕾體驗開始。